案由

本案是经法院二审终结的案例。基本案情是刘某与妻子、女儿女婿4人报团参加旅游,在某旅行社安排下游览涠洲岛某火山公园景区。在准备返回等候电瓶车出景区时,刘某突然晕倒不省人事。其女儿拨奥赛德琴女打了120急救电话,景区安排了观光车送刘某去医院,在途中遇到了前来施救的救护车。但是,到医院后刘某未能救活。此后,死者刘某的女儿和妻子状告组团社、地接社及景区,诉由是“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游客晕倒时导游没在现场,未采取及时救助措施;事故现场(即景区候车处)管理混乱导致受害人诱发疾病死亡。其诉求是:地接社赔偿损失28.5万余元;诉讼费由两家旅行社承担。

研判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两家旅行社是否应当对受害人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二是景区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后一审认为:第一,本案是侵权责任纠纷案。依据《侵权责任法》,两家旅行社不是安全保障义务的责任主体,故该诉求没有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因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7条规定,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是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活动的组织者。

第二,受害人的死亡原因是自身突发疾病,原告未能证明景区的管理行为与受害人突发心脏病死亡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且在事故发生后,景区安排工作人员和车辆将受害人送往医院,已尽到基本的安全保障义务。故其诉求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受理上诉后查明:第一,基本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第二,事故发生时正值中午,电瓶车站点无遮阳设施、无工作人员维护乘车心元儿童之家秩序,场面混乱;第三,跟团导游未在现场,在事故发生10多分钟后导游才赶到现场;第四,景区未及时采取救助措施,按照有关规定,4A妃子策gl级旅游景区应当配备急救人员及应急预案,而实际上该景区没有做到;第五,跟团导游无导游证;第六,受害人年满63岁。

二审法院归纳的本案争议焦点:一是3被上诉人对受害人的死亡有无过错,应否承担赔偿责任;二是若须承担赔偿责任,应当如何赔偿,赔偿金额是多少。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首先,受害人与两家旅行社之间形成了合法有效的旅游服务合同关系。依据《旅游法》有关规定,两家旅行社对受害人应负有安全保障义务,景区作为服务的直接提供者也对游客负有安全保障义务。而经审理查明,这3家义务主体均未善尽安全保障义天德池池花务,造成了对游客的损害,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其次,跟团导游未对老年游客予以特别照顾。如未优先安排乘车,未事先与景区人员沟通,请其照顾老年人;导游未在现场及时对游客进行施救。所以,依据《旅游法》第11条、第79条第2、3款,《旅行社条例》第39条,《侵权责任法》第6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答“规定”)第7条,旅行社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再次,旅行社委派的跟团导游无证,旅行社方面有过错;组团社未经旅游者同意擅自转团由当地B旅行社提供服务,违反了《旅行社条例》第36条及《旅行社条例实施细则》第35条第2款规定,依照最高院审理旅游纠纷案件的《规定》第10条第2款,应与实际提供服务的旅行社承担连带责任。

最后,景区未安排工作人员维护乘车秩序,妥善安排老年人优先乘车;在受害人晕倒后,未依据规定安排专人及时救助;作为4A级旅游景区,未能根据规定配备完善的应急设备设施,未设医疗急救站点,未配备专业医疗人员、应急医疗药品、急救担架、急救车辆等以应对突发情况,也未建立完善的突发事件应急预案,景区存在管理不善之处高芊。故依据《旅游法》第79条应承担相应责任。

两家旅行社进行抗辩,不高王经正确的全文承认他们是本案的侵权主体;涉案景区也不承认是侵权主体,而且把未事先对受害人尽到安全告知的义务热巴买买提推给了旅行社。

二审法院认为:第一,三位被上诉人都存在未妥适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情形;第二,安保义务不履行或不当履行虽不属于导致受害人死亡的直接原因,但无疑延误了受害人的最佳治疗时机,故在一定程度上构成对受害人生命安全的侵权,因而需要承担相应责任。

因此,第一,3个上诉人认为己方非侵权主体,无须承担责任的抗辩意见不能成立,法院不予采纳。第二,一审法院判决两家旅行社非安全保障义务的责任主体,景区已尽安全保障义务不当,应予纠正。判决:第一,3个被上诉人与被害人之间责任比例的确定。受害人猝死原因为突发性心源性猝死,承担60%责任;3个被上诉人承担40%责任。第二,3个被上诉人的责任比例:景区承担25%,两家旅行社承担15%。

启示

本案涉及的法律问题及其对旅游经营者的警示在于:第一,在本案中,一审和二审法院对事实的认定和法律适用均有不同观点:一审适用了《侵权责任法》,没有适用《旅游法》的相关规定。显然,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理由是《旅游法》已经颁布实施,根据冰室雾绘“特别法优于一般法”和“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应当适用《旅游法》而非《侵权责任法》,即使原告提出的诉由是侵权,也不应当适用《侵权责任法》。2010年11月1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地方人民法院应当遵循最高院的明确规定,不能无视这些规定自行决定适用其他法律。

第二,二审法江门李嘉臣院依据《旅游法》认定3家旅游经营者负有安全保障义务,这样认定是正确的。根据《旅游法》第79条第1款规定:旅游经营者应当严格执行安全生产管理和消防安全管理的法律、法规和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具有相应的安全生产条件,制定旅游者安全保护制度和应急预案。从本案中看,两家旅行社和景区都未出示证据证明自己有相应的应急预案。《旅游法》第79条第3款规定:旅游经营者组织、接待老年人、未成年人、残疾人等旅游者,应当采取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而马冬晗计划表高清图从本案中看,两家旅行社和景区都没有证据证明有“相应的安保措施”。《月岛小菊旅游法》第81条规定:突发事件或旅游安全事故发生后,旅游经营者应当立即采取必要的救助和处置措施,依法刘少丹语录履行报告义务,并对旅游者做出妥善安排。从本案看,景区采取了一定的救助和处置措施。但根据《国家级AAAA级景区评定标准》第5.2.c项关于4A级以上旅游景区“旅游安全”之规定:“建立紧急救援机制,设立医务室,并配备医务人员。设有突发事件qq斗地主,斗破,宝马525li处理预案,应急处理能力强,事故处理及时、妥当,档案记录准确、齐全。”本案中的景区显然没有医务人员到场救治,没有突发事件应急处理预案。《旅游法》第82条规定:旅游者在人身、财产安全遇有危险时,有权请求旅游经营者、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进行及时救助。这说明旅游经营者也有义务对旅游者发生事故时予以救助。若这一义务未履行或履行不当,就要承担许墨离弦相应的责任。

第三,在本案中,二审法院推翻了一审判决,判决两家旅行社和景区承担次要责任,受害人对自身猝死负主要责任,这样判决是正确的。从以上论述可知,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有错误:认为旅游经营者不是侵权的主体,不符合事实;认为其尽到了基本的救助义务,有所不妥,因为该景区属于4A级旅游景区,应有医务室和急救医生;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适用了《侵权责任法》而非《旅游法》,属于明显的适用法律错误。所以,二审法院判决推翻一审法院的判决是完全正确的。

第四,在本案中,一、二审法院都未支持受害人家属提出的精神损害赔偿,这样判决是正确的。关于精神损害赔偿,根据最高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提起侵权之诉可以要求精神损害赔偿。但是根据本案,经营者并无侵权的故意,也阿皮拉斯火箭筒非因其经营管理不当而造成侵权,经营者主要承担的是未善尽安保义务,属于违约行为,所以法院不支持原告提出的精神损害赔偿是完全正确的。

本案中值得商榷的地方在于:第一,两家旅行社的法律责任到底是违约责任,还是侵权责任?从实际审判看,二审法院实际上是按违约之诉进行审理的。例如,认定组团社未经旅游者同意而擅自转团、安排的导游无证、未及时救助、未照顾老年人、无应急预案等,这些都属于违约方面的责任,并对受害人的死亡有间接责任。所以,不支持精神损害赔偿是正确的,但应当明确经营者只是违约或者未善尽安保义务,并应要求原告把侵权之诉改为违约之诉。

第二,本案判决的负面影响在于,旅行社和景区对旅游者的责任可能成为无限责任。只要旅游者死亡或人身受到严重伤害,不管责任是否在经营者,经营者都要负有一定的赔偿责任。这体现了保护旅游者的旅游立法宗旨,但是对旅游经营者似乎不太公平合理。

本案对旅游经营者的警示主要有:首先,对组团社的警示在于:第一,组团社在选择地接社时,应当选择有良好信誉的地接社。本案中组团社选择的地接社未派有证导游、未对老年游客予以照顾,这是受到法院处理的原因之一。当然,组团社未对此提出明确要求,也是原因之一。第二,组团社把游客转给地接社应征求旅游者同意,否则,属于擅自转团,要受到旅游行政主管部门的行政处罚。第三,冰神霓漫天重生组团社要选择合格的供应商。这点呗卡卡是旅游法的明确要求。

其次,本案对地接社的警示在于,第一,委派带团导游一定要符合规定。无证带团属于明令禁止的行为,一旦出现事故会因此而承担责任,还可能会受到旅游主管部门的行ambie政处罚。第二,对于特殊游客(老年人、未成年人、残疾人、孕妇等)要给予特殊照顾。第三,在出现安全事故后,导游应及时采取救助措施,并且注意保留相关证据。第四,导游和相关旅行社要及时履行报告义务。

最后,本案对景区的警示在于,第一,对特殊游客要予以照顾。如本案中的老年人,是否可以安排优先乘车,是否应有人维持乘车秩序,是否应有遮阳设施;第二,4A级以上旅游景区,要按照国家标准不折不扣地执行“旅游安全”所要求的内容,否则,一定出现安全事故,一定会给自己带来更重铸山门为严重的经济损失。第三,对工作人员要严格要求,经常进行培训和监督检查。 (来源:中国旅游报 作者:杨富斌 北演员祝晓晗京市法学会旅游法学研究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