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聊到抗战题材影视作品时,我们通常会翻个白眼一脸不屑。

毕竟,那些“手撕鬼子”“裤裆藏雷”“子弹拐弯”的雷人桥段害人不浅。这类作品歪曲历史,将战争游戏化,我军偶像化,友军懦夫化,日伪白痴化韩国黄智仁,由此开创了一个我国独有的影视剧类型:抗日神剧。


今天说的这部剧,粗暴地说,也是抗日神剧。

但别误会,它的“神”,不是神经,而是神圣。

恰好,今年恰好是它公映十周年。


最初公映时,有人喷它故作深沉,有人嫌它涣散阴沉,即便现在百度搜索它的名字,也会自动匹配上“为什么被禁”的关键词。

十年间,它在豆瓣上的评分,也从最初的8分,飙升至9.3,力压《亮剑》《战长沙》成为国产战争题材的巅峰。

你没猜错,它就是——

《我的团长我的团》

这部剧给观众的最初印象,有些无病呻吟。

起码,在当年血脉喷张杀鬼子的大环境下,它是个异类。

模糊的画质、生涩的对白、欠缺逻辑的故事线、毫无征兆的黑白闪回...

从第一集、第一场戏开始,它就极其不友好。

上来就是一副破败纷乱之相,一群衣着邋遢的士兵无所事事,房间毫无生机。


接着,是孟烦了的回忆、与郝兽医不知所云的对谈、虞啸卿慷慨激昂地陈词、以及何书光在整编军队...





几场戏毫无关联,没有反派、没有冲突,观众不知道讲了什么,要讲什么。


最重要的,《团长》43集一路看下来,没有一场酣畅淋漓的战争戏,观众憋在胸口的恶气,直到末了也没吐出来...

于是问题来了,这么不“尊重”观众的剧,究竟是怎么一步步征服观众的?

1、主题:蝼蚁的命算不算命?溃败的人只配做炮灰?


主线故事并不复杂:


抗日战争期间,正面战场节节溃败,一群在云南禅达的溃兵,在国民党上峰的感召下,被整编到缅甸远征抗日,不料飞机失事,与国内失联,溃兵们遇上了自称为他们团长的人,这名团长凭借诡异的处事风格,带领远征军回到禅达后,上峰将他们整编成一个“炮灰团”镇守怒江西岸,最后团长带领他的炮灰团打到东岸,击溃日军。

乍一看,似乎是个卧薪尝胆或者知耻而近乎勇的故事。

但《团长》真正的主题,绝没有这么干瘪。

同是抗战题材,《亮剑》体现的是一个人在战争中的智和勇,而《团长》表达了一群人的性与情;

同是军旅故事,《士兵突击》说的是理想和自欺欺人,而《团长》站在了对立面,讲了真实和灰飞烟灭。

编剧兰小龙曾在采访中说到,《团长》不是想说一场战争的正确与否,而是展现在战争中,人应该具有的本来面貌。

第12集,龙文章在接受审判时曾说:我想让事情是它本该有的那个样子。




这里的“事情”,指的当然是日军侵华,国军溃败,大半个中国转瞬间沦丧。

龙文章曾用报地方菜名的方法,证明自己“见过太多死人”,这些丢失和惨败的地方,他足足数了半个小时,然后谦虚地告诉上峰:不到十分之一,记性有限。





而这件事情台风塔拉斯“本该”是什么样的呢轻音少女鼓手?

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龙文章的经历告诉他,彼时的中国底层百姓,命如野草,横尸遍野,腐骨冯长革是谁烂肉,一文不值。

难道因为卑贱,就能被任意踩踏吗?

在缅甸初识炮灰团,龙黄璐娜文章一眼看穿这个群体,他们被打倒、也被打败、可以毫无价值地死去,他说人不能总是输,他成了所有人的魂。






炮灰团自嘲:死都不怕,一代仙娇就怕不安逸。

安逸的他们和整支国军,像是被杂草盖住的死美善品的缺点rimming水潭,一阵枪声激起涟漪,散发出绝望的腐臭。

电视剧中,炮灰团死守树堡38天,最终等来了救援;

而在原著里,只有孟烦了活了下来。

这或许才是文本想要表达的核心主题:死得其所,快哉朕的小猫妃快哉。

类似的对白还有很多,言简意赅却意味深长,调侃嬉笑之间却大彻大悟。





就像龙文章和他的狗“处关系”一样,这个假团长和炮灰团也在一路磨合。

2、最大特色:方言从未如此性感

刷剧较多的都知道,方言的出现,主要是为了喜剧效果,比如《武林外传》。

放到《团长》里,方言却是至关重要的表现方式。



孟烦了损人时奶里奶气的北京片汤话、谜龙大碴子味儿的东北二人转、阿译酥软的上海话、蛇屁股含混不清的粤普、郝兽医散发热度的陕西话,以及介于听懂和听不懂之间的四川话...

方言是一种介质,搭建他们的根,勾勒他们魂。

龙文章行过万里路,他能听懂任何一个人的家乡话,他是炮枣庄圣霸传奇灰团的集合体,也是彼时中国五湖四海抽象画。

因为有了主心骨和共同的屈辱,才在涅磐中有了重生,这就是为什么一个无根的人,却成了群体的魂。


有意思的是,龙文章的炮灰团操着各地的方言,而虞啸卿的精锐们,保持了一贯流利的普通话。军队讲究整齐划一,讽刺的是,最先用家乡四川话交流的何书光和张立宪,成了虞啸卿最先抛弃的兵。




3、人物:一个妖孽,和他脑子里的24种人格

无根妖孽龙文章


前林贞银面解释了何谓无根,而说听了想哭的萧曲独奏他妖孽,纯粹是因为不按常理出牌。

他像天上的云,入了眼的就是棉花糖,入不了眼,那就是蓄着冰雹乌云;

他可以用“欺压民女特种奶爸俏老婆,剖腹产后多久来月经,男上女下”为名枪毙谜龙,也能轻易向下等兵喊一句爷爷;

庭审结束,前一秒还在彰显自己的气节,后一秒就伸手要饭;

他想活,但是不愿意敬汉卿个人资料活得憋屈;

他想还百姓一个太平盛世,却知道一切都是枉然;

明知是枉然,还要带着他的炮灰团去试试。

三个字概括龙文章性格:不稳定,也正是因为难以捕捉,才使得他如此迷人。

贫嘴毒舌孟烦了


孟烦了生于北平书香家庭,曾因父子不合,负气从军,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溃败中,被打回了孬种的原型。

他一路碎嘴子,凡事定要贬损两句,片中角色全被他腻歪过。

他的贫气,其实是一种武装,早在成为逃兵之前,他曾经信任过,满腔抱负过,只是大刀砍坦克给他的伤害太深,那一发炮弹之后,他便丢了魂。待人处事习惯把自己摘出来,冷眼旁观,反正世道就这样,损两句也没人在意。

战争机器虞啸卿


虞啸卿生于军旅家庭,从出生起便是精英视角。

他信奉的,是家国,是一块完整的版图。

他追求的,是36岁就统军百万的岳飞,那是一种豪迈。

他没见到的,是堆积如山的白骨,他不明白为什么“见过很多死人就学会了打仗”。

阶级局限性让他成为战争机器,他也压根不明白,军人打仗和坐地升官有什么必然联系。

他只是个军人,一个看的不够远,不够广的军人。

哲学狂人张迷龙


在禅达,这个距离家乡最远的男人胶州绿城喜来登酒店,竟然首先成了家。

这让孟烦了开始反思:也许谜龙才是我们中最有智慧的。

谜龙的直性子,有时候是爽快,有时候又成了彪悍。

他的生活观:有吃有穿,再有个老婆暖炕头,够了。

他不想做英supprexxa雄,也不是思想者,但他是生活的强人,这种品格在极端环境中尤其珍贵可爱,因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扭捏内秀林阿译


炮灰团里,只有阿译一个人,敢于承认自己崇拜龙文章。

当他说出“毋宁死乎”时,性格底色已经跃然纸上。

他的内心其实是纯洁的又太迂腐,他的性格唯唯诺诺。

阿译控诉炮灰团“就算对日军,你们也没有我这么大的仇恨”,因为他有天壤之别,他壮怀激烈、满心抱负,偏偏没有领兵打仗的核心技能,所以鹤立鸡群,又如跳梁小丑。

疲惫不堪郝西


他的一生,曾被写在过一张纸上:

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 逐之出;遂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

他死前曾说,夔门探秘是伤心死的。

一个多他不多,少他不少的人,一个半吊子的随军兽医,他一冒汗就有人嗝屁。

郝西川年过半百,见过太多苦难,他从不为自己流泪,只为那些还没来得及绽放就被折断的花骨朵伤心,他已经看开了很多事情,宣传部长陈灵却放不下惦记的娃。

除了《团长》6位核心主角外,还有太多有趣的人,比如冷幽默不辣、指哪打哪的豆饼、人狠话不多的克虏伯、董剑...各种形态的朱和平简历性格让炮灰团犹如一锅大杂烩,插科打诨奏出的清香,就是龙文章捉摸不定的性格。

如今,《团长》的主演们已经不乏影帝级别的演员了,但这部剧犹如这些演员的魂,让他们从未忘记为什么出发。

前年段奕宏还特意在工作间隙前去祭拜远征军碑;




张译在知乎的居住地写的是禅达;


而张国强,这么多年一直在资助抗美援朝老兵...

这就是一部顶级电视剧的影响力,它重现历史,剖析人性,成就演员,让越来越多的后人参与其中,去思考生命的意义,完全无需炒作、更不怕被人误解。

《团长》之于现代人,是问题,也是答案。

因为没人愿意一生摇尾乞怜,浑浑噩噩。生命,应该有它该有的样子,我们应该找回属于自丁香雨飘渺己的精气神,找回自己的魂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