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昌龄诗:“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龙城飞将在指便是李广

李广,陇西成纪人,其先祖李信为秦国名将,曾率秦军追逐燕太子丹直到辽东。,自幼勇武善射。李广少年参军,抗击匈奴。他作战英勇,杀敌颇众,使汉文帝大为欣赏。文帝时参军击匈奴,有功为郎。景帝时,历任北部各边郡太守。武帝时召为中心宫卫尉。元光六年(前126),以骁骑将军反击匈奴,惜挂彩被俘,后佯死再乘机夺胡马驰还。回汉后出任为右北平太守,匈奴畏服,誉其为“飞将军”,数年未敢侵犯。历经三朝元老、汉文帝 汉景帝 汉武帝

元狩四年(前119),从大将军卫青反击匈奴,深化失道,引咎自杀。李广历任七郡太守,前后四十余年,一生巨细七十余战,阻挠匈奴南侵,劳绩极大。 

公元前166年,匈奴大举侵略边关,九年后,汉景帝即位,李广升为骑郎将,成为景帝身边的禁伟马队将军。吴王、楚王暴乱时,李广以骁骑都尉官职跟从太尉周亚夫出征平叛,在昌邑城下夺得叛军军旗,立下显赫战功。诸王暴乱平定后,李广调往上谷、上郡、陇西、雁门、代郡、云中等西北边境做太守,抗击匈奴的侵略。

匈奴进攻上郡,景帝派了一名亲随到李广军中,这名亲随带了几十骑卫兵出游,路上遭受三名匈奴骑士。成果,卫兵们全被射杀,亲随自己也中箭逃回。李广闻讯,即率百名马队追击,亲身射杀其间两人,生擒一人。刚把俘虏缚上马,匈奴数千马队赶来,见到李广等人,以为是汉军诱敌之兵,急速抢占了一座高地。李广所带的百马队士匆忙上马欲逃。李广阔喝:“咱们远离大军数十里,逃必死!不逃,匈奴以为是诱敌之计,必不敢进犯咱们。”遂带领战士向匈奴马队迎去,离匈奴阵前二里之遥,他令战士下马解鞍,匈奴搞不清他们的目的,公然不敢进犯,只派一名将官出阵打听,李广飞马抢到阵前,将他射落马下,然后沉着归队。到夜半时,匈奴人以为一定有汉军匿伏夜袭,遂引兵而去。 

公元前140年,汉武帝即位,调李广为未央卫尉。四年后,李广率军出雁门关,被成倍的匈奴大军围住。匈奴单于久仰李广威名,令部下必须生擒之。李广终因寡不敌众而受伤被俘。押送途中,他飞身夺得敌兵马匹,射杀追骑很多,总算回到了汉营。从此,李广在匈奴军中赢得了“汉之飞将军”称谓。归朝后,李广被汉帝清除军职,贬为庶人。 几年后,匈奴杀辽西太守,打败韩安国将军。武帝从头重用李广为右北平太守。匈奴闻“飞将军”镇守右北平,数年不敢来犯。 

李广外出打猎,看见草中大石,以为是虎而一箭射去。待他近看时,方知射中的是大石,而那枝箭却深深地射入了石中。他张弓对石再射,却一直不能再将箭射入石中了。 

公元前120年,李广率四千马队出右北平。合作张骞出征匈奴。兵进数百里,忽然被匈奴左贤王率四万马队围住,汉兵死伤过半,箭矢也快用完了。李广令战士们引弓不发,他自己以大黄弓接连射杀匈奴裨将多人。匈奴兵将大为惊慌,纷繁被李广的神勇所镇住而不敢盲动,直到第二日,持续奋力战役,张骞的戎行到了,匈奴戎行才突围而去。汉军疲倦了,不能去追击。这时李广简直全军覆没,只好收兵回去。按汉朝的法令,张骞耽误了预订的日期,当处死刑,出钱赎罪,降为布衣。李广的军功和罪责适当,没有封赏。

公元前119年,《漠北之战》大将军卫青率军反击匈奴,李广以60多岁的高龄任前将军职。出塞后,卫青从俘虏口中得知了单于的驻地。他想甩开李广独得大功,便令李广的前锋部队并入右翼出东道,他自带中军去追单于。李广力求无果,遂引军与右将军赵食其合军出东道。因为路途难走又无响导,总算迷了路。此刻卫青与单于接战,单于逃走,卫青只得白费而返,在回军的路上才与右翼部队会集。卫青差心腹带著酒肉来慰劳李广,向他问询右翼部队走失的通过。说卫青要向皇帝上报,把走失单于的职责推给右将军赵食其。李广一身正派,天然不容许。

卫青火大了,卫青派长史急令李广幕府人员前去受审对质。李广说“他们无罪,走失的职责在我,我自己去受审。”把职责全揽在自己身上。来人走后,李广望作那些多年一起存亡的部将,慨然叹道:“我自少年参军,与匈奴巨细七十余战,想不到如今却被大将军如此催逼,我已年过花甲,那能再受这样的耻辱!”说罢拔出配剑引颈自刎。一代名将,就这样含冤,凄惨地陨落了。李广军中将士都为之痛哭。大众听到这个音讯,不管知道李广否,不管老少都为之落泪。

李广曾和星象家王朔暗里闲谈说:“自汉朝攻匈奴以来,我没一次不参与,可各部队校尉以下军官,才干还不如中等人,然因攻击匈奴有军功几十人被封侯。我不比他人差,但没有一点劳绩用来得到封地,这是什么原因,莫非是我的骨相不应封侯吗?仍是本命如此呢?”王朔说:“将军回想一下,曾有过懊悔的事吗?”李广说:“我任陇西太守时,羌人叛变,我拐骗他们屈服有八百多人,我用诈骗手法一天把他们杀光了。直到今日我最大的懊悔只要这件事。”王朔说:“能使人受祸的事,没有比杀死已屈服的人更大的了,这也便是将军不能封侯的原因。”

李广死时,他长子李当户、次子李椒都已通过世,仅留下幼子李敢。李敢其时是霍去病的部下,因立有战功被封为关内侯,传闻父亲死讯,以为是卫青恣意调离李广,因而打伤卫青。卫青躲藏了李敢的打人不法行为,但卫青的外甥霍去病却不能承受部下殴伤自己舅舅,后来在甘泉宫打猎时射杀了李敢。

汉初的边境战役是一场特别的战役,其天然和人文特色决议了这场战役的反常坚苦和严酷。远离后方的远程奔袭,急风暴雨般的匆急遭受,以及寡不敌众的单枪匹马,成为常常作战的办法。李广无疑是适应于这些作战特色的出色将领。特殊的英勇、决断和应变能力、忠信正派的磊落胸怀,以及有别于传统的治军办法,使他成为受部下拥护、敌军闻之丧胆的一代名将。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